【深度】4个杠杆7名新援 巴萨危机中如何被“撬动”?

  体坛周报全媒体特约记者 希冀

  在6月中旬举行的会员大会上,巴萨主席拉波尔塔曾将俱乐部形容为“一台发动了引擎,但是没法移动的F1赛车”,需要激活杠杆,才能使各支运动队更具竞争力。当董事会又一次得到会员们的“空白支票”,被授权出售最多49.95%巴萨品牌授权和销售公司(BLM)股份,以及最多25%西甲转播权收入之后,巴萨在两个月内激活了4项杠杆,并成功签下了7名球员:免签而来的凯西,克里斯滕森,马科斯·阿隆索(实质是奥巴梅扬转会的一部分)和贝列林(阿森纳将保留25%转会分成)以及共花费约1.6亿的拉菲尼亚、莱万多夫斯基和孔德。

  bb130815-7c8b-48eb-aa20-af60d2240f59_16-9-discover-aspect-ratio_default_0.jpg

  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从一年多之前陷入技术性破产,到现在的豪掷千金,巴萨还是那个巴萨——并没有从会员制转为股份制,也没有通过开辟第二曲线获得大幅的收入增长。在转会市场叱咤风云背后的现实是,拉波尔塔领导的董事会通过将部分俱乐部资产私有化,并将所获得的资金投入转会市场,以激进的方式提高球队的竞争力。

  从得到授权开始,巴萨在两个月内激活了4项杠杆。从时间角度,第一项杠杆和后面三项杠杆分别属于两个财年。第一项杠杆保证了2021-22财年的盈利,而后面的杠杆则让巴萨回到正股本的状态,摆脱1比4规则的限制,并能够有足够的资金完成球队的补强。

  而从业务范围来说,这四项杠杆可以归为两类。率先激活的两项杠杆都与西甲转播权收入的出售有关,6月30日和7月22日,巴萨分别出售了10%和15%的未来25年西甲转播权收入,对象都是投资公司第六街。第六街为25%的转播权收入支付了约5.19亿欧元,巴萨则获得了6.675亿欧元的资本收益。转播权出售之所以一分为二,原因在于此前巴萨在和高盛的再融资协议中将90%的转播权收入抵押给后者。也就是说,巴萨需要先“赎回”15%的转播权,才能将其出售给第六街。根据体育财经媒体《2Playbook》的说法,这一部分的金额最终被确定为约1.25亿欧元。

  此外,为了使出售所得的收入被划入一个财年,而非均摊至25年,巴萨和第六街共同创立了一家新公司Locksley Invest来管理相关权益,其中第六街持股51%,巴萨持股49%。根据记者塞尔吉·埃斯库德罗在《ARA》上的报道,为了购买25%的转播权,该公司向桑坦德银行申请了贷款。与此同时,巴萨作为该公司的股东需要为1.485亿欧元增值,即资本收益与出售价格的差额支付部分增值税,而巴萨由于无法支付税务费用再次向桑坦德银行申请了贷款。虽然相关操作会导致6000万至8000万欧元的额外成本支出,然而因为巴萨并非Locksley Invest的大股东,所以贷款无需得到会员大会的通过。

  微信图片_20220902215415.jpg

  完成转播权出售后,8月1日和8月12日,巴萨分别将24.5%的巴萨工作室股份出售给区块链服务商Socios.com,和媒体大亨加乌梅·罗雷斯控制的Orpheus Media,各作价1亿欧元。此前,由于不愿分享管理权以及要求加入未来回购条款,巴萨与Fanatics和Investindustrial两家公司关于品牌授权和销售公司股份出售的谈判无疾而终,因此董事会最终决定,出售巴萨工作室的部分股权,而相关事项在去年10月的会员大会上得到了授权。事实上,俱乐部在2021-22财年的预算中就曾为巴萨工作室49.9%股份的出售制定了5000万欧元的收入预算,但一年后,巴萨的对这家子公司的估值大涨,达到了惊人的4亿欧元。

  根据足球财经记者马克·门琴的报道,估值大幅上升的原因,是巴萨工作室所涵盖业务范围的扩大。原先巴萨工作室的业务局限于视听产品,比如主要受众为西班牙球迷的巴萨TV,和新推出的流媒体平台巴萨TV+,而现在,巴萨工作室则包含了所有数字化产品业务。值得注意的是,去年的大会上,管理层并未提及出售非同质化代币(NFT)等业务,因此关于巴萨工作室的出售有越权之嫌,这体现了俱乐部在一些事务上缺乏透明度的问题。在完成相关出售之后,巴萨工作室将更名为巴萨数字娱乐(BdE),反映了该公司对于NFT和元宇宙等项目的倾斜。 

  巴萨工作室24.5%的股份被出售给了Socios.com,这是一家基于Chiliz的区块链基础架构建立的粉丝参与平台,此前他们曾和巴萨达成合作并推出了粉丝令牌“$BAR”。用户需要先将法币兑换为加密货币Chiliz,然后才能进行购买的操作。拥有粉丝令牌的球迷可以参与选择更衣室壁画,比赛日球员入场歌单和队长袖标标语等项目,从而参与俱乐部部分事务的管理。自2020年2月该粉丝令牌推出以来,累计销售额已经超过3900万美元,其中巴萨能够分走接近一半的收入。除了巴萨,这家行业巨头还和尤文图斯,曼城,巴黎圣日耳曼等俱乐部达成合作,并签下梅西作为全球品牌大使。

  西甲第一轮开赛之际,巴萨成功完成了剩余24.5%的股份的出售,但依旧保留大股东的地位。买家Orpheus Media由著名商人,媒体公司Mediapro的CEO罗雷斯掌控,他们在GDA Luma集团退出谈判之后迅速加入,而本次出售最终确保了莱万多夫斯基,拉菲尼亚,凯西和克里斯滕森在联赛开始之前完成注册。出售完成之后,罗雷斯在塞尔电台的节目中展现了自己作为巴萨球迷的一面,在谴责西甲联盟的同时还称“巴萨足以拯救自己”,但他并未提及的事实是他和拉波尔塔的私交以及他本人在巴萨愈发增强的影响力。罗雷斯与前两任主席巴托梅乌和罗塞尔的关系并不好,巴萨也在期间结束了和Mediapro的转播合作,但在拉波尔塔掌权不到两年之间,罗雷斯已经两次成为了巴萨主席的“救世主”——拉波尔塔面临保证金危机的时候,正是他提供了约3000万欧元的担保,占总担保金的近1/4。

  c490050a-4160-4639-8a7a-53b54fe03518_16-9-aspect-ratio_default_0.jpg

  这4项杠杆的激活,带动了巴萨在转会窗的投入。尽管欧元急剧贬值,可以成为巴萨迅速花掉所获得的巨额收入的理由,但是没有争议的一点是,拉波尔塔给予了主帅哈维前所未有的财力支持——在引进多名强援之后,巴萨的阵容深度足够排出两套欧战级别的首发阵容。

  事实上,巴萨从四项杠杆上所获得的资金,甚至不够完成所有球员的注册,后卫孔德直到西甲第3轮才有资格登场。孔德能够注册的原因,除了乌姆蒂蒂租借离队,和夏天从桑坦德竞技加盟的小将巴勃罗·托雷无缘一线队省下部分薪资空间,还有拉波尔塔和董事会财务主管费兰·奥利韦提供的1100万欧元左右的担保,包括550万保存在西甲账户下的现金和两张价值275万欧元,2023年7月5日到期的期票。这么做的合法性在于,西甲联盟预算编制标准第92条中的内容,即通过预期的收入增加或支出减少来增加工资帽的数额。简单来说,这是一项临时性的措施,在得到担保的情况下俱乐部可以预支工资帽。

  通过这一条来增加工资帽,会受到一定的限制:首先,对于西甲俱乐部来说,通过这样的方式增加的金额不得超过净营业额的5%,在四个赛季内累计不得超过最后一个赛季净营业额的10%;其次,提供担保的不能是俱乐部本身,应当是俱乐部的股东或者第三方人士,并且现金存款需要占比至少50%。也就是说,如果巴萨无法在本赛季使实际阵容支出满足支出限制的规定(在孔德注册时约为5.48亿欧元),拉波尔塔和奥利韦就不得不为巴萨垫钱。目前来看两人并不需要自掏腰包,根据RAC1记者玛塔·拉蒙报道,在奥巴梅扬转会切尔西,德斯特和阿卜德租借离队,布雷斯韦特解约的情况下,巴萨认为已经能够取回担保了。

  拉波尔塔能够“放开手脚”,与前CEO雷韦特尔的离任不无关系。倘若后者仍然在任,断然不会容忍如此赌博式的经营。踹开了德国式思维的前CEO之后,拉波尔塔独揽大权,并延续了前任主席激进的经营风格。诚然,这样的做法会引发一定的担忧,但投入本身并不是问题。

  2014年夏天,面临转会禁令的巴萨预支收入买来拉基蒂奇、苏亚雷斯、马蒂厄和特尔斯特根等球员,并最终夺得欧冠。从实际的转会操作来说,得益于“三驾马车”(阿莱马尼,约尔迪·克鲁伊夫和哈维)的良好配合,巴萨新援的性价比和适配度或将远超库蒂尼奥、格列兹曼之流。

  继去年冬窗之后,金牌总监阿莱马尼和他的搭档小克鲁伊夫再次出彩,除了莱万的转会有所溢价之外,孔德和拉菲尼亚都可以说是物有所值,而逼迫登贝莱降薪40%,用免签的奥巴梅扬换来阿隆索和1200万欧元等操作更是精彩绝伦。外加哈维的足球风格对球员的诱惑,以及如德科这样前球员的帮助和巴塞罗那对球员家庭的吸引,巴萨才在转会市场上打了一个大胜仗。

  比起转会市场,球场内的故事或许更具说服力。莱万和拉菲尼亚都迅速适应,表现出色,小将巴尔德也证明了自己可以从阿尔瓦手中抢到主力。更衣室内,虽然皮克、阿尔瓦和罗伯托等老臣逐渐淡出主力,上赛季引援费兰的上场时间也急剧减少,但庆幸的是目前的整体情绪依旧积极,哈维也对更衣室保持了足够的掌控力。当然,赛季并不会一帆风顺,但巴萨显然不会陷入上赛季前期无牌可打的境遇。

  竞技层面的好转之外,巴萨在财务管理层面也有一些好消息。首先是球迷们更愿意来球场看球了:在新赛季的前两场正式比赛中,观赛人数分别为81104人和83792人,远高于上赛季最后两场比赛的55899和54580人。考虑到许多球迷在外度假和天气炎热的因素,这样的增长更显得来之不易。此外在8月,DBRS晨星给出了BBB的信用评级,较去年惠誉的BBB-评级有所提高。

  afp_fr_083319066fa9c50fb4fc330f993def2c1de0c850.jpg

  评级报告指出,在2026财年巴萨的营收或将远超10亿欧元,同时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将超过两亿欧元。但是报告中同时指出巴萨面临营收低于预期,以及由于成本超支和球员转会导致债务增加的问题。根据塞尔电台记者阿德里亚·索尔德维拉的报道,巴萨在2022-23财年的营收预算将达到13亿欧元,同时支出预算也会上升至9亿欧元。考虑到超过5亿欧元的预算来自于转播权和子公司股份的出售,巴萨急剧上升的支出已经为俱乐部敲响警钟。

  与此同时,这样的数据也反映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媒体在报道转会时总是偏向于提及是否能满足西甲关于工资帽的合规要求,而并非考虑巴萨的实际财务状况。需要注意的是,尽管巴萨提出了球员税后年薪不得高于1000万欧元的要求,并在夏窗清理了大批冗员,但俱乐部的工资支出在2022-23财年或将再次回到6亿的水平,达到约6.2亿欧元。对于一个年营收8亿欧元的财年来说,这样的工资支出已经超过了70%的工资营收比红线。同时,考虑到巴萨每年将会因转播权出售减少约4000万欧元收入,在赞助领域进展缓慢,例如迄今依旧无法达成袖标赞助协议,以及在2023-24赛季将临时搬入位于蒙锥克山的奥林匹克体育场的情况,巴萨的营收数据的反弹速度可能会不及预期。

  对于巴萨来说,在提升竞技水平的同时,提高营收水平的需求也愈发迫切。在传统的零售领域,巴萨正在通过加开直营店的方式提高收入,同时在中期致力于发展电子商务。根据《2Playbook》的报道,巴萨方面称,2021-22财年旗下品牌授权和销售公司已经实现了5500万欧元的收入目标,恢复到了2019-20财年的水平,略低于2018-19财年的6300万欧元,而在2022-23财年,俱乐部希望能够实现1.1亿欧元的收入目标。在新媒体和数字领域,巴萨希望重组后的巴萨工作室能在接下来的两个财年中实现64%和88%的营业额增长,并在2023-24财年达到约2.09亿欧元,以最终实现在2027-28财年达到营业额超过3.4亿欧元,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达到约1.98亿欧元的目标,而数字化业务将会是重要的增长引擎。

  在视听板块,巴萨公布的路线图显示,2021-22财年结束时,流媒体平台巴萨TV+将会拥有20万订阅者,考虑到年平均订阅费用仅为27欧元,流媒体平台和电视台本身的收入很难实现爆发式增长。而在新兴数字产品板块,球队美国行期间,以克鲁伊夫为主题人物的巴萨首个NFT产品在苏富比拍卖行以69.3万美元的价格被卖出,展现出了巨大的营收潜力。此外,巴萨还加大了对新技术的运用,例如在巴萨博物馆定价每位球员22欧元的“虚拟之梦”项目,游客们可以穿戴VR设备,以第一人称视角,体验一位最喜欢的巴萨球员的生活。